六五四三二依凡

今晚的月色很好。

【凌李】我们仍未知道那天被抓住的人到底是谁

好可爱的文

暮光:

穆穆不惊左右:



梗来自一个叫做pokemon go的游戏,就是大家可以在现实生活中抓皮卡丘!可以去百度一下~
被吞了好几次,心好累……









01




 




赵启平最近迷上了一款新型游戏,抓宠物小精灵的。




李熏然和赵启平一起吃饭,小赵医生一直心不在焉,时不时刷一下手机,看看附近有没有新刷新出来的小精灵。




李熏然趁赵启平低头看手机的功夫,眼疾手快把最后一块蓝莓山药糕塞进嘴里,然后心满意足地鼓着腮帮子偷看赵启平的手机,状似无意道:“你在玩什么?”




赵启平把手机在李熏然眼前晃一晃:“一个游戏,可以抓小精灵,现实世界中会出现小精灵,手机提示你刷新点在哪里,你只需要照着手机地图走就好了,抓住了就可以带回家养。”




“哦。”李熏然当仁不让地吃掉最后一块香酥排骨,兴致缺缺。




赵启平突然想起什么般笑得特别好看,他每次笑得特别好看的时候都没什么好事。




“你也来玩吧,我邀请你,可以免费赠送我一次皮卡丘的刷新地点。”




李熏然不为所动,用头顶的发旋对着赵启平,装没听见,歪着头认真剔螃蟹腿里的肉。




“不仅可以抓小精灵,为了增加游戏乐趣,前几天公司推出了真人扩展包,也可以捕捉真人了,”赵启平语气暧昧:“你上次不是说我们院长特好看吗,你可以抓他试试。”




李熏然动作一顿,眼睛亮了一下。




“当然不是真的人,但是做得特别逼真,你可以抓我们院长回去给你做饭。”赵启平趁热打铁。




“我抓住了就一直归我了吗?”李熏然喝口茶掩饰心里的小雀跃。




“捕捉二十四小时之后系统就会回收,但是你可以再抓。”赵启平在李熏然心里那杆很是不平衡的小天平上压下最后一个砝码。




李熏然同志从善如流,已经掏出手机准备下载:“游戏叫什么来着?”




赵启平没回答他,盯着他身后略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小声道:“然然,别动。”




多年刑警生涯养成的职业病让李熏然瞬间不敢动,僵着背一级戒备:“怎么了?”




赵启平咽咽口水。




“你身后有只皮卡丘,小心吓到他。”




 




 




02




 




李熏然在回家的路上就迫不及待开着4G下载了游戏。




并且飞快地花六十块钱买了一份“真人捕捉体验扩展包”。




扩展包里的凌远一身深蓝色西装,条纹领带白衬衫,手臂上松松垮垮地搭着白大褂。




李熏然顺手截屏存了图,随手看了看其他的人物,居然还有晟煊集团的老总,再翻两页,竟然看到了自己。




李熏然正盯着屏幕里傻笑的自己发呆,突然“叮”的一声,系统刷出了一条新的提醒。




——凌远已在附近刷新,您可以开始捕捉!




 




最后一个感叹号简直点在李熏然心上,小警官搓搓手,跃跃欲试。




李熏然按照游戏里地图的指示,指挥出租车司机七拐八拐,最后在杏林分院大门外看到了正在低头看表的凌远。




紧跟着李熏然的出租车后面还拐来了一辆的士,看车上小姑娘举着手机盯着凌远双眼放光的样子,就知道也是来抓凌远的。




李熏然仗着身高腿长,抢先一步进入捕捉范围,飞快点了捕捉按钮。




游戏开始进行“抓捕中”的读条。




读条走到百分之百,屏幕安静片刻,炸出四个字:捕捉成功!




 




李熏然从手机上移开视线,就看到虚拟版凌远走向自己,两个眼尾都笑出了褶子:“你好。”
紧接着,游戏界面出现一个倒计时,二十四小时制,李熏然想,哦,二十四小时之后眼前这个凌远就要不见了。




他状似无意打量过凌远,感慨这游戏制作还真是精良,面部表情到肌肉线条都自然又流畅,连笑起来眼角的细小褶皱都做得完美,李熏然咽咽口水,指指身后的出租车:“我们回家吧。”




 




03




 




李熏然说要拐去超市买菜,凌远说不用,菜市场的菜新鲜一点。




于是两个人在家门口下了出租,开车去菜场。




李熏然很少有机会坐副驾驶,抠着胸前的安全带扣觉得还挺新鲜,左看看右看看,玩完遮阳板又伸手戳CD机。




“你喜欢听什么歌?”熏然晃晃手里花花绿绿好几张碟片。




凌远稍微瞥了一眼:“你喜欢什么就放什么。”




李熏然的喜好和所有年轻人一致,快慢不忌,喜悲均可,什么流行他听什么。




但看看身边这个认真开车的中年人,李熏然严肃地从自己那堆CD的最下面翻出一张大提琴独奏。




音乐从四面八方质量良好的车载音响里流出来。




李熏然跟着哼了两声,偷偷打开游戏,满意地看见凌远正安安静静待在他的捕捉列表里。




嘿,我抓了,别人就不能抓了。




李熏然有点沾沾自喜。




转念想到凌远之前可能也被别人抓到过,可能也会被别人抓去做饭,可能也跟别人一起听过大提琴。




李熏然揉揉鼻子:“凌院长,你被抓到过几次了?”




“你是第一个。”




“啊?”




“捕捉是有成功率的,我的成功率比较低。”凌远耐心解释。




“那我是不是运气很好?”李熏然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一下。
“也不能这么说,真人系统智能程度比较高,被捕捉者可以自行选择捕捉是否成功,”凌远一个刹车,小奥迪平稳地停在市场门口:“下车吧。”




 




李熏然一个人住,基本不做饭,连方便面和麦片他都宁愿泡着吃,偶尔半夜饿到不行,开伙煎个两面都焦的鸡蛋已经是他的极限。




所以他基本上没去过菜市场,跟在凌远后面挨挨蹭蹭地东张西望。




“买这个买这个,我想吃牛肉。”




凌远笑着拉住李熏然:“这不是牛肉。”




“那这个红红的。”




“是羊肉。”




 




五谷不分的李熏然放弃挣扎,老实跟在凌远身后。




两个人走在路上,时不时有人一脸歆羡地看过来。




凌远挑青菜的时候,有个胆子大的小姑娘走过来问李熏然:“请问,这个凌院长是你抓到的吗?”




李熏然点点头。




小姑娘更加羡慕:“我听说凌院长很难抓到,论坛里说凌远上线几天这是第一次捕捉成功。”




李熏然心里暗爽,表面上十分谦虚地挠挠头发,然后吹吹自己额前软趴趴那一团小卷毛。




小姑娘看看凌远,又看看李熏然,继而发现新大陆般抓住李熏然的手:“啊!你是李熏然吧!我也想抓你来着!”
李熏然瞬间开始担心那个漂泊在外的虚拟版李熏然。




“可是每次小李警官一刷新出来就马上被抓走了,见都没见过,好可惜哦。”小姑娘遗憾地摇摇头:“可以分享一下抓你的经验给我吗?”




教你抓我?




李熏然又吹吹自己的刘海。




 




凌远十分及时地从小姑娘手里解救出了李熏然。




李熏然从凌远手里接过一半的菜:“你还挺热门的。”




“还好,谭宗明比较热门,蹲在晟煊门口等着抓他的人都快排到两条街外了。”




 




04




 




凌远下厨,李熏然翻箱倒柜给他找出一件围裙,上面印着史努比,貌似是买微波炉的时候送的。




凌远站在那洗菜,手湿了,李熏然服务到位,给他穿围裙。




在凌院长的背后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凌远一边洗菜一边打量李熏然家里不沾一点油星的厨房:“小警察家里厨房这么干净,平时不做饭吧?”




“不做,值班的时候吃食堂,不值班叫外卖,外卖吃腻了就泡面。”李熏然供认不讳,顺手从凌远手下抽出一根黄瓜。




掰成两段,一半递到凌远嘴边:“你吃吗?”




凌远摇摇头,李熏然就飞快地把手收回来,好像生怕凌远再要回去。




“谁要是抓了你才麻烦,还要养你。”




李熏然想了半天,才明白凌远说的是那个游戏里面虚拟的自己,立刻不服气道:“我今天听那个小姑娘说,我每次一刷新出来都马上被抓走!好多人想养我呢。”




锅里的水咕噜噜煮开了。




凌远掀开锅盖,眼角的笑纹也一并隐在扑面的水汽里。




 




一桌子菜,几乎都被李熏然吃了。




李熏然吃饭的时候特别安静,一双筷子灵活地在盘子之间穿来穿去,吃完一碗,踩着拖鞋踢踢踏踏跑去厨房添饭。




以前在刑警学院的时候,李熏然深刻体会到和一群一米八几的壮汉一起吃饭,想要吃饱的宗旨就是一个“快”字,以至于李熏然同志毕业多年,依旧秉持着“吃饭不说话,谁说谁傻瓜”的原则,拿起筷子就条件反射般抱着碗埋头猛扒饭。




几乎所有和李熏然一起吃过饭的人都表示,看李熏然吃饭实在是一种享受。




没胃口都能多吃一碗饭。




李熏然真是吃什么都香的体质。




凌远今天也深有体会。




等李熏然终于放下筷子,擦擦嘴,满足地揉揉肚子,才发现凌远碗里的饭几乎没动。




“对不起啊凌院长。”李熏然抱歉地挠挠头发:“要不我去给你——”




“没事,我不是真人,不用吃饭,”凌远不紧不慢打断他:“而且看小警官吃饭,已经觉得很饱了。”




李熏然挠挠后脑勺:“你这是夸我吗?”




“是在夸你。”




被夸了的李熏然主动揽走洗碗大任,端着盘子往厨房走。




李熏然还没来得及换家居服,依旧是白天那件深灰色的衬衫,腰带系得微妙,现在塞了太多吃的,腹部鼓出一个可爱的小弧度,让人很有戳一戳的欲望。




凌远在心里严厉地批评了自己跃跃欲试的手指。




 




05




 




第二天是个工作日,李熏然早上被凌远从床上揪起来,享受挤牙膏热毛巾倒牛奶等一条龙服务。




然后坐在餐桌前,面前已经摆好了早餐,双面煎出金黄边的煎蛋,擦好果酱的吐司,脆皮爆开的香肠。




李熏然举着筷子,划开手机看一眼倒计时,颇为遗憾:“我觉得我亏了。”




“怎么亏了?”




“今天要上班,白浪费了好多个小时。”




凌远坐在李熏然旁边,打开今天的早报:“没关系,下次刷新你还可以再抓。”




李熏然还是觉得自己浪费了大好时机,嚼着煎蛋哼唧:“万一你被别人抓走怎么办。”




“那你可得快点来抓。”
“如果捕捉失败呢?”李熏然未雨绸缪。




凌远看看李熏然面前转眼就干干净净的盘子,答非所问:“中午还来得及给你做顿午饭,想吃什么?”




李熏然瞬间就被人牵着话题走了:“昨天那个牛肉好吃,再做一次吧,还有,你等等……”




说完打开手机备忘录,翻了半天,在一堆犯罪记录里翻出一条卓然独立的:“这是我每天晚上特别饿的时候想吃的东西,我都给记下来了,我给你念几个啊……”




 




那天中午李熏然如愿吃到了自己馋了好久的几道菜。




一向爱岗敬业的李副队第一次这么急着下班,时间一到就拎着包跑出办公室。




一路卡着限速的边缘赶回家。




 




推开门的时候他还带着点不知所谓的期待。




可惜,房间里空荡荡的。




中午的餐盒已经洗干净,正放在水池旁沥水。




 




06




 




从此,爱岗敬业的小李警官每天的日常任务多了一项,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捕捉虚拟凌远。




赵启平为了捉妙蛙种子,蹲守在晟煊老总那辆保时捷旁边的时候,李熏然在捉凌远。




赵启平为了捉皮卡丘,翻进晟煊老总大得能溜冰的办公室的时候,李熏然在捉凌远。




赵启平为了捉小火龙,潜伏在晟煊老总豪宅附近的时候,李熏然在捉凌远。




今天的凌远刷新地点是杏林分院住院部。




李熏然跟着手机指示,一路埋头闷走,得快点,不能被被人抢走了。




游戏提示凌远就在附近,可以开始抓捕。




李熏然抬头四处看看。




不远处凌远正一身白大褂,手上拿着病历本,低头跟一个小护士说着什么。




李熏然眼疾手快,敢为人先,三两步冲过去,手机对上凌远,点击了桌面上的精灵球,开始抓捕。




凌远抬头看看李熏然,面部表情有一丝微妙的变化。




继而轻车熟路走到李熏然面前,笑得和之前许多次被抓住的时候一样温柔:“你好。”




李熏然戳戳没反应的手机,觉得奇怪:“抓住了为什么没有提示抓捕成功,今天游戏有bug了吗?”




凌远顺水推舟:“可能是bug了。”




 




李熏然今天抓了一个真的凌远。




第二天,二十四小时已经到了,凌远还呼噜着他洗完澡香喷喷的脑袋看新闻联播。




李熏然才意识到,我居然抓了一个真的凌远回家。




 




07




 




李熏然何其后知后觉。




以至于到了很久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每天忙着抓小精灵的不止自己。




就像李熏然抓走了每一个凌远。

凌远也抓走了每一只李熏然




评论

热度(1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