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五四三二依凡

今晚的月色很好。

【凌李】当我们想睡李熏然的时候,凌院长在想什么

生猴子生猴子

穆穆不惊左右:

因为吃盒饭而爆红网络的小李警官和电器困难户凌院长的故事。




01


 


李熏然最近在网上火了。


 


起因是他们局刚结了个大案,闻讯赶来的电视台立刻长枪短炮架在局长办公室,直播连线电视台,准备趁午休时间做一个专案节目。


现场的氛围很好,你问我答,有来有往,记者的问题专业又精准,李局长的笑容和蔼又亲民。


当李局长回答完一个问题全场热烈鼓掌时,局长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咣”的一声撞开了。


——


“爸,你对虾过敏就给我吃吧——”


所有人齐刷刷向门口看过去。
一个小警察,穿着制服,一手端盒饭,一手拿筷子,胳膊肘还保持着刚才撞门的架势。


“我不过敏……”李熏然大脑来不及刹车,坚持说完了最后四个字。


……


办公室里上演了漫长的N脸懵逼。


小警察显然也是被各种设备吓到了,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把筷子塞进饭盒,立正站好敬个军礼,转身晕晕乎乎走了。


连门都忘了关。


房间里谁都没有说话,尴尬地听着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过了半天,记者终于重新调整好笑容:“好的,李局长,我们继续,刚才说到——”


走廊里突然又传来由远及近的跑步声,两三秒后那小警官再次出现在门口,一手端盒饭,立正站好又敬一个军礼,鞠一躬,然后特有礼貌地把门给关上了。


 


循规蹈矩二十余年的李熏然以如此剑走偏锋的姿态火了。


这段视频被剪成多个版本流传在各个网络平台。


盒饭潘安、最帅白灼虾警官、关门男神……吃瓜路人乐此不疲地把短短几十秒的视频翻来覆去地看,截表情包截到手软。


连续执法数天的李熏然同志,以其端着盒饭胡子拉碴的懵糙形象横空出世,制服加身满嘴油的禁欲气质与烟火气神奇结合,走出几十米又跑回来关门的耿直纯良,最重要的,小李警官专业领跑全局颜值三十年,群众自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啧,长得好看的男人果然都上交给国家了。


 


02


 


李熏然的微博很快就被扒了出来。


观光团们纷纷组队到小李警官的微博底下刷卡观光。


李熏然的微博数量不是很多,基本都是:“我今天吃了什么真好吃”“我明天打算吃什么想想就觉得好吃”“我昨天吃了什么今天回想起来还觉得很好吃”,偶尔关注关注医闹医改问题,再偶尔转发转发睡前心灵鸡汤。


一旦开始办案,小警察经常一个月不发微博。


李熏然的上一条微博停在大半个月前。


 


微博上炸了锅的时候,当事人李熏然同志正把下巴搁在凌远肩膀上,隔着凌远看锅里翻炒的番茄和鸡蛋。


凌远身上围着好笑的卡通围裙,头微微偏向有李熏然靠着的那边:“困了?”


“没。”李熏然瓮声瓮气,他每次用这种声音说话,都是困到不行了。


“吃完饭早点睡。”凌远轻轻动了一下肩膀:“起来一下,我把菜盛出来。”


李熏然耍赖:“亲一下我再起来。”


其实李熏然很少说这种话,他在某些方面一直保持着传统的耿直和保守,即使和赵启平这种档次的个中老手做了多年朋友,他学会的也无非是从撸串吃到法餐,从扎啤喝到红酒,在灯红酒绿的夜店里叼着吸管专心在奶茶里面找珍珠,最过分的时候也无非是被强行拖进舞池里做做广播体操。


听他这么说,凌远挺意外的。


李熏然见他没反应,以为自己这话说得轻佻,不符合他人民公仆的正直形象,讪讪地打算起来,脑袋还没来得及动,就被凌远扣着后脑亲了一下。


亲在脑门上,吧唧一声。


李熏然嘿嘿笑着摸摸被盖了章的脑门。


 


吃完饭的李熏然坚持不睡,非要陪着凌远看新闻。


结案前的最后两天他连睡觉都在警车里,胡子都没时间刮,更别提回家了。


要好好补偿老凌。


结果是没看几分钟就躺在凌远腿上睡得昏天黑地,时不时打两声欢快的小呼噜。


 


是个正常的晚上。


如果不是李熏然的手机突然开始不断振动。


 


03


 


凌远怕振动吵到李熏然,赶紧把他手机拿起来,发现屏幕上一连串的新浪微博推送。


拿在手里的时候还在不停地振,屏幕上不断刷新着新的消息。


李熏然迷迷糊糊听到耳边有个东西不停地嗡嗡嗡,闭着眼睛在凌远腿上哼唧着拱了两下:“老凌,什么啊?”


“你手机微博。”


“帮我把振动关了吧。”小声嘟囔出一句,又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补了一句:“别给我关机啊,我怕要出任务。”


凌远怕再吵到他,小心地把李熏然的脑袋从自己腿上移到抱枕上,走到厨房去鼓捣他的手机。


 


微博这种东西凌远压根不会玩。对于凌远来说,手机的作用无非是打打电话发发短信,连微信都是认识李熏然之后才触发的被动绑定技能。


他点开那个红黄相间的独眼兽,看见下方五个按钮中的小信封上显示有红色的999+。


凌远点点小信封,微博换了一个界面,上方三个“转发、评论、点赞”后各自跟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下面的私信还在不断刷新。


凌远随便瞥了一眼。


“嗷嗷嗷嗷李警官我想给你生猴子!”


生……猴子?


“相见时难别亦难,但求一睡李熏然。”


前面这句很眼熟,后面这句……等一下,睡谁?


“李熏然同志,请问你还缺女朋友吗?”


不缺,女的不缺,男的也不缺,什么都不缺。


“警察叔叔我想把我上交给你我们一起……”


你想跟他一起干什么?


私信只能看到十五个字,后面的部分看不到了,凌远深呼吸,努力克制住点开私信好好教育一番年轻人的冲动。


就这么一个深呼吸的过程,这几条私信又被后来者刷走了。


凌远回头看看沙发上把自己蜷成一团的李熏然,危机意识油然而生。


手上的手机还在不停地振,单一的振动里突然又加入了第二种振动,凌远低头看看,原来是微信推送。


是小赵医生发来的消息。


然然,好帅啊!我看到了!


大家都要睡你哈哈哈。


微博上都是你。


哈哈哈网上说你萌糙萌糙的。


苟富贵勿相忘。


然然怎么不说话?


当了网红就不理贫贱之交了?


 


凌远点开微信,慢腾腾地打字:我是凌远。


对方停了大约两秒钟左右。


一言不发开始不断地撤回之前发的消息。


撤完之后特别若无其事地打招呼:师兄晚上好。


凌远:……


赵启平:师兄你都看到了?


 


 


04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李熏然自然也看到了自己炸了锅的微博,上万条赞评转和铺天盖地的热情私信。


比起早餐桌上神情复杂的凌远,李熏然喜滋滋地喝牛奶,乐颠颠地唱《血染的风采》,吃完饭难得特别乖地把碗洗了。


洗两下就用湿漉漉的食指戳一戳快要暗掉的手机屏幕,看看有什么新消息。


凌远抱臂靠在厨房门上看他。


 


李熏然他们组忙完一个大案,全组都捞到几天假期,但凌远还要去上班。


李熏然勾着凌远的脖子吧唧吧唧左脸右脸各亲一下:“道别吻。”


吧唧的时候两只眼睛还盯着手机不肯放。


“你在家好好的,别总打游戏,午餐记得吃,别吃垃圾食品”


李熏然点点头表示知道,一手拿手机,一手替凌远开门。


凌远想了想,又补一句:“少刷微博。”


 


05


 


凌远到办公室没多久,就收到谭宗明一条微信。


谭宗明发微信无非两件事,一,借赵启平翘班去打一炮,二,闲得无聊跟凌远没事找事。


谭宗明:我听平平说,现在网上全民争睡李熏然了?


凌远不想理他,结果那边紧跟着又来了一条:想给小警察生猴子的能从崇明区排到奉贤区了。


 


其实说起和李熏然在一起这件事,凌远一直有些不为人道的患得患失。尽管表面上的凌院长运筹帷幄四平八稳,但作为一位年长的恋人,面对年轻鲜活的小恋人,他总有些无可回避的担心。


比如归根结底李熏然还是个追求刺激和新鲜的年轻人,而凌远则安于柴米油盐的静水深流。


比如李熏然对一切新生事物都抱有极强的好奇心,而凌远已经提前三十年迈入了老年生活,喝茶下棋看新闻。


三毛女士有一句诗,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李熏然和凌远,你打游戏我睡觉。


 


再比如这次,网上的小妖精们都找上门来想睡小李警官了,凌远居然连个微博账号都没有,想宣布主权都不知道找谁宣。


 


凌远摸出手机,给自己下了个新浪微博。


二十分钟之后,终于搞明白怎么注册账号。


凌院长的账号没有头像,昵称是常见的一串乱码,标准的低端僵尸粉配置。


他又用了十几分钟摸索到李熏然的首页,点了个关注。


 


06


 


中午的时候李熏然发了一条新微博。


——只能吃外卖,还是老凌做饭好吃。老凌不在的第四个小时,想他。


配图是一大桶炸鸡和一大杯碳酸饮料。


凌远点个赞,他去网上查了,表示自己看过了就点一点那个大拇指。


然后在底下评论:早上让你别吃垃圾食品,又忘了?


 


这一条评论本身很有正宫气场,奈何热评套路千千万,这条评论很快就湮没在争睡李熏然的时代浪潮下了。


——想睡李熏然同志的赞我!让李熏然同志听见群众的呼声!  1982likes


——上热门就直播生吞仙人掌[doge脸][doge脸]  1976likes


——老凌是谁?熏然哥哥家钟点工吗?把老凌辞了吧,我来给哥哥做饭!  1222likes


——赞我的人一人支付宝转账100元  818likes


凌远那条可怜兮兮的评论没收到一条赞。


倒是有几个人回复了凌远。


——你谁啊管这么多,我哥哥爱吃什么吃什么。


——前排和僵尸粉合个影。


——哈哈哈哈现在僵尸粉好高科技哦,合影合影,茄子~


 


07


 


午休时间,凌远又打开手机看了看。


发现现在占据热评第一第二的名字自己都很眼熟。


谭宗明V:小李警官又吃这些。 8888likes


李熏然:回复@谭宗明V:反正老凌看不见,你别告诉他[doge脸][doge脸]  6666likes


凌远挫败。


谭总自带大V光环和百万粉丝,随随便便评个论就跻身他家小警察的热评榜首。


而凌院长作为在评论转发中被反复猜测身份的神秘“老凌”,在评论区蹦了半天,奈何无人问津。


 


无人问津的凌院长在回家之后有千百种方法对付李熏然。


“熏然,今天中午吃的什么?”
“我……”


“没吃垃圾食品吧。”


“没有!”


“乖。我去做饭。”


晚餐时间。


一道百合炖鸭皮。


一道冰糖肥肠。


一道麻辣鱼鳞。


李熏然举着筷子不知道该往哪个盘子里伸,一脸的不敢置信,还是没想明白今天自己哪里惹到凌远了。


 


08


 


李熏然在警局被新来的女警表白了,强行塞了一大盒巧克力,发条微博感慨一下。


当天晚上李熏然觉得自己腰都要断了。


 


李熏然连着几天待在警局查案子,发着高烧审犯人,抽空发条微博夸夸自己。


半个小时之后凌远带着鸡汤和感冒药出现在警局门口。


 


李熏然和赵启平偷偷遛去新开的酒吧喝半价柳橙汁,发条定位炫耀一下。


一个小时之后凌远走路带风推开酒吧门,架起李熏然就走。


 


……


数月后,福尔摩然终于凭借自己的专业能力和小赵医生的旁敲侧击,认清了一个残酷的事实。


大热网红李熏然突然艾特了一个僵尸账号。


昵称是一串乱码,头像是默认空白,简介一个字没有,唯一的关注是李熏然。


李熏然:老凌,我才知道是你,我错了[快哭了][快哭了]


僵尸粉凌远的评论生平第一次被赞到了热门第一。


——以后还敢背着我乱来吗?  5555likes


李熏然秒转:以后都乖[可怜][可怜]


 


这个僵尸粉没过几天就换了名字,杏林分院院长凌远,后面还跟了个大V,头像换成一张侧脸照,十足的精英大叔范。


李熏然微博底下的迷妹纷纷叛变,组团去凌远的微博打卡。


凌院长,我可以给你生个猴子吗?


捧心躺平,想把一整颗心都献给凌院长。


我的脚崴了,要凌院长亲亲才能好。


——六院骨科赵启平:脚崴了找骨科医生,来,赵医生亲亲你。


——谭宗明V:[微笑]小赵医生要亲亲谁?



评论

热度(3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