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五四三二依凡

今晚的月色很好。

【楼诚衍生/凌李】小祖宗的宠爱方式03

強摘的果實不甜●●:

我的小祖宗系列文章请见Tag


《到爱的距离》x《他来了,请闭眼》挪用部分人物设定和剧情,私设有。


本文最大宗旨:甜甜甜,参了浓郁焦糖的甜。


剧情直转而下是我的锅,我背。




03




饭局最初的目的达到了,大家都明白了凌远和李熏然是真的在一起了,但一整场饭吃下来也只有简瑶和韦天舒两个人是什么都没察觉的替人开心,薄靳言很明显是知道了些什么,但他这次聪明的什么也没说,而赵启平自从说熘嘴后就一直觉得自己身怀着一颗不知何时会引爆的炸弹,就连开玩笑的力度也都小上了几分,他一边瞄着神色如常的李熏然一边揣揣不安的胡思乱想,最后在李熏然终于喝醉后警戒到了最高点,深怕他一个口没遮拦直接就让聚会成了鸿门宴。


只有凌远知道李熏然是在勉强自己,他满脑子都是刚才强撑着顶着鹅黄灯光和大家敬酒的李熏然。那带着色泽轻透明亮的施格兰金酒,风格独特又醇厚,冰块碎裂在酒精浓度中发出了细微的声响和气泡,像极了凌远逐渐下沉的心。他抱着喝醉后乖乖巧巧黏在自己怀裡的李熏然,彷彿自己的世界也随着酒精正在逐渐崩塌,他等了一晚上都没等到李熏然亲自出口质问,那一点疙瘩就好像根刺卡在心脏中间,随着每一口呼吸都会刺痛。




这是李熏然第二次在自己面前喝醉了。凌远花了点力气将人搬回家中,小心翼翼的放在沙发上转身就想去煮个醒酒汤,没想到李熏然却是怎样都不放手,窝在沙发上扯着自己的衣襬笑,一脸傻呼呼的表情看得凌远心中无限生疼。他知道李熏然明明就想问些什么,可是就是撑着那一股骄傲怎样都问不出口,凌远叹了口气放弃醒酒这件事,顺着拉扯的力量也跟着坐上了沙发,李熏然立刻手脚并用的爬进了凌远的怀中。


「你想说些什么吗?」凌远用姆指抹了抹李熏然通红的脸蛋,轻声问。


李熏然摇了摇头,又笑了。


「……那我想跟你说点故事。」凌远直视着李熏然镶着星河的眼,从自己的身世开始说起,说到了自己刻薄的血液和与生俱来的残疾,说到了失败的婚姻和失去的骨肉,说到了众叛亲离的改革和不值得被爱,又说到了宁愿放弃所有换得李熏然一人。他讲得很轻又很缓慢彷彿是在描述着别人的故事,然而裡头悲凉的字字句句却又是如此的货真价实,李熏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只是静静地聆听凌远略带嘲讽的数落着自己的人生。


等到凌远终于把全部都给说完后,李熏然才悠悠地开口问了一句:你说完了吗?


凌远木然的点点头,全盘脱出后他只等着接受审判,不论是李熏然的怒气或责怪,只要能够留下李熏然他全都盖括承受,可是他没想到李熏然却是又对着自己笑了。




「凌远。」他用双手摸上凌远的脸颊说,「我不在乎,我一点也不在乎。」


「我不在乎你的血,也不在乎你的病,更不在乎你曾经有过的婚姻,我只恨自己没有早点认识你,早点亲身力行告诉你,你值得拥有不需要任何付出就能获得的爱。」


他无法想像凌远一个人是怎么撑过这一切的,他只能想像凌远每一个因为胃痛而弯曲着身子的夜晚是如何地渴望着温暖,却又一遍遍的责怪着自己不该奢求。


他似乎能够瞧见凌远不断的付出再付出,就算得不到相对的回应也只是认为自己的付出不够,然后又一而再再而三的付出,直到掏出了所有的血和肉,还在想着是不是该连呼吸也一併给出去;他又恍若听见凌远哭着觉得自己害死了亲生骨肉,觉得自己的血脉不配得到任何幸福,觉得自己的存在就是个过错;他彷彿就站在角落裡看着早已遍体麟伤的凌远强撑着笑容还要跟自己说着一声声的对不起,然后假装自己根本不痛的来安慰他,扯开一个又一个结痂的伤口,用鲜血淋林去证明自己的爱。


把自己贬低的一文不值,却把李熏然捧成了天上最耀眼的一颗星。


李熏然满腔的不满全都化成了对凌远委曲求全的心痛,他没有那么伟大,不需要凌远如此低微的姿态,他想告诉眼前的这个人,他们是对等的。


谁也没有比谁好,没也没有亏欠谁。


我爱你。李熏然说着,轻柔的亲了一下凌远冰凉的唇瓣。他又说了一遍,又亲了一下,再说一遍又再亲一下,一遍遍直到自己的温度终于沾染上了凌远的唇,直到眼角滑落的泪滴打湿了苍白的脸,他还是一直一直的说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带着泣音的爱意就好像一声声的救赎,交织成坚实的绳索,不管不顾的揽着凌远将他从深渊中拖出,直到他能沐浴在阳光底下,直到他能眯着眼看清来人,直到他能在最无助的时刻看见一个无时无刻对他敞开的笑容和胸怀。


凌远抵上李熏然的额头时整个人都在颤抖,他沙哑的问了句:「我这样的一个人,值得吗?」


他觉得自己能够遇上李熏然就已经用光了所有的运气,能够和李熏然在一起是这辈子最后的幸福,他从没想过李熏然能够如此的对待和接纳自己,他何德何能?


「你怎样的一个人?你是凌远,你就值得。」李熏然又哭又笑的说,最后乾脆不再只是轻轻的亲吻,而是缠绵的吻上了凌远,把所有的你对我的疼惜,我对你的爱,全都融化在了彼此的气息之下。




不用哭、不用怕、不用担忧,也不用付出,因为这是李熏然所给予的无条件的爱,是不需要拿任何其他去交换,仅凭他是凌远就可以获得的爱。


而你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收好。


收好我给你的爱。




凌远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李熏然抱进怀裡,明明就是令人疼痛的力道,但是李熏然却是一点也不挣扎,他环着凌远的脖子恨不得能够直接融进凌远的体内,让他体会他现在的爱得有多痛,明白他究竟能够为了他甘愿地交出什么。


我爱你,凌远沉声说着。他盛着无尽海洋的眼裡全是星空反射的点点光芒,在互相辉映的璀璨之中凝聚成晶莹的透亮,像是承载不了满溢的情意似的,在腻人的温柔中滴落。



评论

热度(343)